Pages

Friday, November 11, 2016

灰鸠 - 林日曦



这是好书不断的一年,原因是我找到了一个比我还爱收藏书买书读书的“供应商”。
那可是天大的福气啊~~~
我这个人冒险精神不高,来来去去就看几个作家,不认识的通常不会去买,除非特别吸引我的,就好像前一本我介绍的书。
今年,通过我这个同事,我又认识了多几个男作家,信手拈来就有林辉,诸士莹,杨子葆,还有这本书的作者林日曦
不过也不是一件100%的好事,因为我荷包穿洞的机率又提高了。
我相信投资在书籍总好过满足于口欲之快吧。脑袋里长的知识谁也偷不走。我是如此的相信并奉行着。=)
这本书是我的同事在Borders发现的宝,大众书局没卖。
林日曦是什么来头?来头可不小,如果你认识著名香港填词人林夕的话。林日曦就是其徒弟之一。
而他填过词的歌里,我最熟悉的就是陈展鹏和萧正南合唱的《巨轮》还有黎明(明福侠)的《我唔係死蠢》
除了填词人身份,今年才36岁的他也是多家报章的专栏作家,《100毛》杂志创办人,毛记电视核心人物,可见其才华洋溢兼具创业精神。
这本书集合作者对世界的看法,时而像树上灰鸠一样灰鸠, 时而像天上灰鸠一样自由,矛盾但真实。

























这里挑了几个精选段落句子,希望借此分享一些作者的精辟想法,让彼此成为一个更豁达,更实在,更美好的人。
 

灰鸠工作之理想工作與現實

在資本大於一切,凡事講求效率的現世,工農商無一不把工作分成千個萬個細小的工序,連殺手都講求分工合作了。這樣一來,問題就產生:有人會喜歡每天都在扭同一粒螺絲嗎?有人會喜歡每天都在按同一系列的按鈕嗎?就當真的有……不不不不不,我們不能自欺欺人,這世上,除了極端少數之外,真的沒有人會喜歡這種重複工序的沉悶工作。
但現實就是,絕大部分的工作,便是給你「扭螺絲」而已。
就算在辦公室中,PRPRGOGOHRHR,掀開自我感覺良好的黑紗,內裏還不是單一重複的工作。
所以說,要找到一份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本來就困難重重。
在嘗試三五七次裸辭之後,還找不到合適工作的人,或者就要轉換另一角度來行事,就是盡量在工作中尋樂趣。
「扭螺絲」當調音,「按按鈕」當彈琴,還未能投入嗎?再唱一下老闆和同事們的壞話,唱幾首歌都下班了,之後就去找你的真正夢想,這還不算遲。

灰鸠人性之打击嘲讽者的必杀武器

被嘲者的憤怒是嘲諷者的氧氣,被嘲者的譴責更是嘲諷者的食糧。 能夠解決嘲諷者的武器,從來不是槍,而是自嘲,當我們學懂真正的幽默感,學會自嘲。
你会以全新的角度去观察自己 发现出一个又一个非常可笑的笑话。那是一种将缺憾变成欢乐,把悲剧变成喜剧的可贵艺术。

灰鸠人性之我在橋上笑風景

我們取笑別人,除了得到歸邊成隊的心靈安慰之外,也會獲得一種自我肯定的安全感。
你笑別人的低俗,就能顯出你的高尚;你笑別人的高尚,就能顯出你的真實。
打開Facebook,不難看到一個又一個取笑別人的Post。知青取笑文青,文青取笑偽文青,偽文青取笑大眾,大眾取笑知青,每一個人都活在一個安全的保護網之中,以取笑別個圈子來提升自己在自家圈子中的地位

灰鸠工作之讲老板坏话

有一些时候,有一些事情,或许有对错之分,或许没有,但谈话也未必解决的了的万年矛盾,那就让各自继续在背后说对方坏话,你讲下我,我讲下你,由它草草过去,世界或许更美好。

灰鸠人际之我错了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偏心自己的怪异世界, 只要你能装备一点自省能力,或许就有了优势,当你不再自负,不再踩低别人,懂得自我检讨,能够吸收世界上最多的教训,你才有资格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灰鸠人际之易分真与假

假人口中从不出恶言,见坏不说坏,见丑不说丑,如果是因为顾及别人心理感受而隐恶也算积功德,可是假人的出发点并非为顾及人感受,而是想藉毫无根据的赞扬来讨好别人,借此受人爱戴,并在接下来的工作取得成功。
所以,好人和假人的分别在于动机。
遇到对我直斥不讳的人,心存感激,明刀明枪的,就算插下来,留点血当新陈代谢。

灰鸠社会之围炉跳舞

人類是群體動物,喜歡埋堆成隊,集體行動,其實源於原始人的生活模式。只踏入幼稚園那一刻,小人類已在三五成群,之後的小學中學大學,假如你不埋堆,就會成為被排擠的一條可憐蟲。踏入社會後,人脈之重要性更是明顯,認識誰誰誰,小則令你升官發財,大則令你人生美滿。
這樣子的社會生存法則,令人類不自覺地分黨分派,不只行動上結隊,就連思想也出現結盟狀況。
只問立場,不問思想,最後只會形成一個各自自我感覺良好的不理性社會。
跟朋友在不同議題上有不同想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反而當你發覺自己跟圈子裡的朋友在每一個議題上,都長期得出一模一樣的立場,那你便要加倍小心,因為你可能不在評論獨立議題,而只是志在跟朋友們互相討好、圍爐跳舞。


灰鸠政治之我窮帶動你富

有一位政府高高高官,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時表示,如果落實真普選,那麼候選人全都要面對全香港每月收入低於中位數的勞動及低收入階層,導致政府的施政會向這些人傾斜。

其實我們一早都知道政府遲遲不想落實真普選的原因,就是因為想要保住權貴們的既得利益,以致要漠視大多數所謂低下階層和窮人的許多基本權利嗎?而我們一直都沒有大罵政府歧視窮人,就是因為還抱有半絲希望,希望這個世界不會如我們所想的恐怖,希望這些政府高官不會如我們所想的自私。
但我們錯了,這世界就是如此恐怖,既得利益者會用盡一切方法打壓低下階層,為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樓股生意,一直發達下去。
我明白為何有些中產朋友那麼迷戀假普選,說到底就是一個錢字,但我想極也不了解中下階層的心。
現在有人明言了,要我們的窮去襯托他們的富了,那你還在助紂為虐好嗎?那虐的更要是自己,就更沒理由繼續支持這樣的行為。


在這個買不起骨灰龕的都市
在這個難以容納灰姑娘的城池
你我他都過著灰鳩的日子

灰鳩,不是粗口。
灰鳩,是一隻鳥。

在希臘神話中,女傭Decaocto像很多現代人一樣,每天工作十多小時,而且總覺得自己的努力得不到應有回報。她連夜低泣,又在某夜禱告,希望從辛勞中得到解脫。而大概神,以前都係人,在聽到禱告之後,大神們就將灰鳩的Decaocto變成一隻真真正正的灰鳩,讓她從悲傷困倦中逃脫出來,獲得真正而永恆的自由。
可神話歸神話,現實歸現實。
現實是無論你如何難敵繁重工作,你都未必相信禱告;即使你相信禱告,也未必會得到大神回覆;就算你相信大神已讀必回,你也沒可能相信祂可以徒手把人類變成一隻灰鳩。
於是大部分勞碌的人類所選擇的道路,就只是一直勞碌下去,然後偶爾抬頭羨慕一下灰鳩。
我們無法從生活環境上得到改善心靈的良藥,那麼剩下來的,或許就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直接在心臟上動個小手術,改變它的運作模式。
只要認清灰鳩人生,練就出對萬惡不痛不癢的身手,那即使要處於煉獄之中,我們還是可以像得到自由的灰鳩一樣,於心中翱翔。
 


10 comments:

  1. 有个爱看书又愿意分享的友人真好~
    有机会见面的话,给你带本书~
    我想买林日曦的新书《木独》,给那段很宅的简介吸引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哈,应该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吧。=)好,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们来交换书~
      《木独》大众书局有卖。其实他的其他书名都好有个性,还有《肉麻》,《黑面》,《白痴》等等。

      Delete
  2. 下次有機會的話,我也要找來看。林夕寫的散文也挺不錯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好,一定要哦。林夕寫的我反而不大会欣赏。

      Delete
  3. Replies
    1. Yes agreed, it is the fact of Hong Kong politicians. Thanks for introducing your great post.

      Delete
  4. 你的梦想应该是拥有一间书房吧!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现在已经有书房了,不过被我糟踏成杂物房。哈哈。

      Delete
  5. 我被你感染,整理起家里的书厨,感觉良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实整理自己的家的任何角落的感觉都是美好的。一种很好的排压方式,赞同吗?

      Delete